【ICELAND】在極光面前,我們都是憶子成狂的母親

假若每個人心中都有個bucket list,親眼目睹一次極光必定在這個bucket list之內。

在旅程出發前,高漲的情緒令我忙於幻想極光出現的時機,結果被攝影師勸喻我不要花時間在這些無謂的幻想中。

終於來到冰島,結果碰上難得一見的超大風雪,首都水浸,道路封閉,未封閉的路段都是鋪天蓋地的白雪,頭上烏雲密佈,莫說是極光,連星空亦見不到。而我呢?每天都以食藥的頻率問攝影師同一條問題:「幾時睇到極光啊?我想睇極光爆發啊!」甚至有如「阿媽搵仔」般,問盡旅途上遇到的每個朋友。此刻我明白到,在極光面前,我們都是憶子成狂的老母。

在憶子成狂的狀態下活了十天。在一個天朗氣清的晚上,皇天不負有心人,終於看到躍動的極光。極光爆發的一刻,白雪皚皚的山頭和路面都被極光照得一片綠。我們冒著嚴寒,舉頭看著跳舞的極光,由綠色的絲帶再幻變成紫色的簾幕,左右舞動,繼而劃過了漆黑的上空。憶子成狂的母親終於尋回失子,興奮的心情不能言喻,只能緊緊捉著攝影師的手,又叫又跳。極光出現,總算是得償所願,我還以為自己會鬆一口氣,然而心內是緊張的,生怕一眨眼的瞬間極光便會消失不見。我們只能守在原地,一動也不動,忙於用手中的相機和我們的雙眼去記下這畢生難忙的回憶。令人驚艷又敬畏的極光彷佛抵住了時間,我們都被吸引其中,直到脖子酸痛,雙腿冷得刺痛,看看手錶才發現時針不知不覺已經走了一圈。

整趟極光之旅給我最深的感受是once will never ever be enough。約定下年二月,再來一趟極光之旅。

Posted by

著有<霸氣窮遊 冰島.法羅群島>一書,「香港金閲獎 2 0 1 7」 入圍書籍 ///// 關於霸氣,不一定粗獷,關於窮遊,不一定草率。霸氣為享受生活的態度,窮遊是體驗當地的選擇。寫作女生 Charo 與攝影師男友 Cheric 二人遊歷近 5 0 個國家,深信旅遊從來不止限於一種方式。我們霸氣得細膩,窮遊得寫意。把我們對世界的想像,通過深刻體會,化作手中的文字和影像。攝影和旅遊,都是一種修行 ///// 有關 Charo:旅遊作家。現為香港電台<晨光第一線>嘉賓主持、<文.旅>專欄作家 ///// 有關 Cheric:專業⼈像攝影師,從事婚禮攝影創作達八年,並創⽴了⾃⼰的品牌和公司 — zOO by Cheric K. 和 zOO Creative。2 0 1 8 年⾸次參賽便獲得國際知名攝影⼤獎「國際攝影獎」( International Photography Awards,簡稱 IPA )專業組的 Honourable Mention。同時為⼀名旅遊攝影師, 2 0 1 9 年 1 月於香港文化中心舉辦首場「凝/像」旅遊攝影展覽,該展覽同時榮獲兩大相機品牌 Phase One 和 Canon ,以及國際品牌 Travelzoo 贊助 ///// 二人曾接受 香港電台、ViuTv、D100網台、東方日報、新假期周刊、文.旅 等媒體訪問。並多次接受 Phase One 和 Canon 邀請,擔任其分享會嘉賓講者 ///// 合作邀約請 PM 或電郵到 info@dear-zoo.com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Google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 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